庐山东林大峡谷门票|庐山东林大峡谷漂流

庐山东林大峡谷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景区动态 > 游玩游记

东林大峡谷回忆一曲桃花殇

2018-06-17 10:19:03 庐山东林大峡谷 阅读

         花姿娇艳羞人颜,梦里粉红几许香。春来春去春无尽,桃花桃树难逃谢。伊,三月芳菲,为春天添一抹粉色;伊,倾城容貌,却经不起风吹雨打;伊,娇柔花颜,却给人靡丽的忧伤。

——题记

         繁花三千有几株是仙姝?有几株能娇艳常在?有几株能敌得过岁月的无情?然春去春来,花谢又有花开时,此乃大自然的规律,不容违背。我们也就只能缅怀,只能感叹。缅怀美好的事物驻留的时间太短暂了,感叹岁月的无情,竟然使红颜变老,花儿凋零,化作过往烟云,消散在我们眼前。而我们能留住的唯有记忆而已……庐山东林大峡谷~

         记得在我小时候,能经常看到桃花。那时候觉得粉红的桃花很美很美,那时候不觉的桃花太娇媚,有奢靡之感。那时觉得如果有花仙子的话,桃花一定是一个貌美的不可言语的仙子吧。但是初中老师讲诗词的时候说粉色的桃花有奢靡之感,太妩媚,太浮夸。于是那时就又觉得桃花是一个娇媚充满靡丽的仙子。但是到了高中和大学学了《红楼梦》里的葬花吟,反而又开始喜欢桃花了。黛玉葬的就是桃花,同时也是葬的她的万般心事,千般愁绪,百般无奈。也唯有林妹妹这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去葬一些不食人间烟花的桃花才显得更加的寂寞凄凉。此时才猛然觉得桃花原来也是个不食人间烟花楚楚可怜的柔弱仙子罢了。

         桃花也有爱情运的象征,把桃花和爱情联系在一起的具体不知起源于何时。据记载《国风》有诗人写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在这看来不过是期盼新娘子能多生儿育女的同时赞美了一下佳人的美貌而已。而我们通常所说的命犯桃花,那不过是算命术语而已。桃花主命似乎并不是一件庆幸的事儿。而如今说一个人有桃花运多半会惹人羡慕嫉妒恨。而我觉得:桃花劫不过是风流债而已,并不值得我们眼红。

         桃花与爱情最靠谱的一次,估计也就唯有崔护的诗《题都城南庄》吧。诗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南庄的少女,唐朝的桃花,诗人去年的偶遇,而今独一人伤心惆怅唯有记忆而已。使我们读之为之销魂,思之为之黯然伤神。让多少怀春的少男少女春情萌动,爱意暗生。但我们也就只能在心中想想而已,在梦中梦梦而已。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样的场景怕是难以见到吧。春去春来,桃花依旧开的灿烂。但是开的无论多么灿烂依旧不是旧时的那抹粉色了。若桃花般的人儿也一去不在了,留下的唯有那丝粉红色的的记忆罢了。

         自古花痴颇多,东晋陶渊明最爱菊,而宋朝的周敦颐和林和靖一个独爱的是莲花一个以梅为妻。说到爱桃花成痴的唯有白居易。他花痴到何种程度呢?且由我慢慢说来。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村南无限桃花发,唯我多情独自来”人间百花都随风而逝,但白居易这花痴还要跑到山深古寺去看桃花,这等痴情这等情怀是在让我等望尘莫及。但是在唐朝桃花就颇受排挤了。说桃花轻薄逐流水,癫狂若柳絮般随风飘舞。但还好到明朝,遇到了对桃花如痴如狂的唐寅。他,潇洒无比。没事在桃花树下睡觉,醒来画桃花换酒喝,飘逸的如神仙般。他的诗就是这样写道的:“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是武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这就是田园生活,远离俗世,而这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美好的憧憬吧。

         在我心中桃花应是偶遇的,不可强求的。只有偶遇的桃花才会给人惊艳的感觉。记得今年四月份的候去庐山游玩的时候看到了白居易诗中所写的花径,那含苞待放的正巧是桃花。而在我们下庐山的时候走的是小道,从东林大峡谷下来的,在峡谷最下端又恰好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在那里桃花已经开始纷飞了,天空飘着的粉色花瓣如同下着一场粉色的花雨,那时那种惊艳的感觉无法言语,似乎如梦般难以言明。只是稍微有点遗憾就是缺了那迷离的烟雨。否则就真的如梦般迷离朦胧,如诗如画般飘渺。或许是我的心里的原因吧,觉得桃花在烟雨中纷飞才会给人更凄美而忧伤的感受吧。虽然说没有烟雨可我还是做了一首诗“桃园桃花已纷飞,花径花姿才露脸。游人喜庆笑颜心,不解江州司马愁。”,当然我这写诗的三脚猫功夫在别人眼里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而今那片桃花早已凋谢,剩下唯有那抹粉色的回忆罢了。“一种风流吾最爱,南朝人物晚唐诗”,桃花一种带着忧伤的靡丽。若能在烟雨迷离的春天偶遇那片带着忧伤的靡丽是一件多么梦幻而美好的场景啊。可惜啊,那次游玩虽说很愉快,但是欠缺的烟雨始终是心中的遗憾。

          桃花开了又落了,我来了又走了。仿佛偶遇了又仿佛从未相遇,如梦如画般飘渺。心中剩下唯有那抹粉色的回忆和桃花纷飞的靡丽忧伤。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9 www.MetInfo.cn